關於部落格
藍寶石
  • 10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護士為不明原因死亡患者填假病歷 院方稱系偷懶

  圖為護士馬曉婷當晚交接班後所填寫的生命體徵記錄單,但據醫院樓層監控視頻顯示,馬曉婷並未在3時和5時對死者韓光軍進行生命體徵檢測,且在韓光軍死亡時間上有明顯塗改痕跡,因此死者家屬對此表示質疑,認為護士馬曉婷“偽造”病歷。 韓光軍家屬 攝   中新網西寧10月11日電 (胡貴龍羅雲鵬) 10日16時許,青海省紅十字醫院(下稱:紅十字醫院)副院長高林軍告訴中新網記者,針對該院一患者不明原因死亡一事,院方尚在調查之中,至於患者家屬所指“偽造”病歷一事系該院護士馬某隨手填寫,偷懶所致,與患者死亡並無直接關聯。   據瞭解,患者韓光軍於8月19日因腰椎椎管狹窄入住紅十字醫院,並於9月10日進行第一次手術,術後,9月24日,住院中的韓光軍一度出現口渴、胸悶等不適癥狀。院方組織專家討論後,要求護士從當日18時開始,每隔4小時給韓光軍做一次生命體徵監測,併在醫囑上註明。25日6時34分韓光軍不明原因死亡。10月10日15時,死者韓光軍家屬一行5人在青海紅十字醫院門口手執橫幅討要說法。   死者妻子劉淑昌回憶,9月25日凌晨,韓光軍出現身體不適,並先後四次排黑便,因考慮到排黑便不正常,她從1時09分開始三次向值班護士馬某反應病人情況,要求醫生儘快查房,而值班醫生趙某走出休息室後,只開出四包止瀉藥讓家屬給病人服用後,又返回休息室。   “顯而易見,對於家屬反映的問題並沒有引起醫護人員的重視,延誤了發現病情的最佳時機。”死者的弟弟韓光武對此表示質疑,未經現場就診,醫生能否開藥。   韓光武在24日晚醫院樓層監控錄像中發現,當晚值班護士馬某接班後於1時26分對患者進行過一次生命體徵監測,而3時、5時的例行監測並沒有做。   “但病人記錄表上卻有監測數據,這說明護士偽造了病人病歷。”韓光武稱,記錄表上最後一次監測時間6:00整被塗改為6:34,且此時患者韓光軍已無生命跡象,具體死亡時間、原因不詳。   中新網記者11日在監控視頻看到,3時19分,馬曉婷曾拿著手機到韓光軍病房查看,其間並未攜帶任何醫療設備,約20秒後從病房走出。此後,直至6時34分,馬曉婷並未出現在監控畫面中。   “值班護士在應該出現的點(時間)並未出現,毫無疑問是不對的。另外,在1時或其它時間段測量值都是正常的,因為偷懶順手填上其它測量時間點的數據,這種行為也是不對的。”青海省紅十字醫院副院長高軍林認為,馬曉婷並非偽造病歷,僅是偷懶。   對於趙洪順沒有到病房查看就開藥給韓光軍的做法,高軍林解釋稱,趙洪順在24日晚間9點換藥時曾詢問過韓光軍身體有無不適,得到的回答“好著”。為此,當出現“黑便”癥狀後,並未引起趙洪順的重視。   “護士(馬某)巡視不到位,當然(趙某)在診治過程中存在瑕疵,(患者)死亡和醫生給他(韓光軍)開的拉肚子的藥,或者說和護士沒查崗無直接的因果聯繫。”高軍林強調。   對於韓光軍的具體死亡時間及死亡原因,高軍林表示,25日6時35分發現時已無生命體徵,隨即開始搶救,因搶救無效宣佈死亡,以肺栓塞作為死因只是一個推斷性的結論,如不做屍體解剖,肯定做不出確切結論,只能認為是不明性猝死。   而對於屍體解剖一事,醫患雙方各執一詞。院方表示,醫院25日曾出具證明建議韓光軍的家屬就死因做屍體解剖,死者家屬在院方出具的證明上也有簽字,院方表示盡到了告知義務,但死者家屬認為院方的告知義務只是例行環節,並不代 家屬知道不做屍體解剖會影響處理善後事宜。   “25日在告知書上簽字時,我們並不掌握醫生失職和護士偽造病歷的情況。”韓光武稱,考慮對尊重死者,他們於27日將屍體進行了火化。   “醫院也在此次事件後進行了調查,醫務處也已調查取證好幾次,並且科里和全院做出了討論。”高軍林表示,“院方並沒有迴避家屬提出120萬元(人民幣)賠償訴求,現在主張第三方仲裁、法院起訴等途徑是通暢的,院方只能通過正常程序進行解決”。   高軍林稱,醫院已對醫生趙某和護士馬某進行了批評,並做出停職處理,“但具體處理決定要等到整個事件結束。”(完) (原標題:青海一護士病歷單填“假信息” 院方稱“偷懶”) (編輯:SN146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